今天要來跟大家分享另一篇創作啦~
上次分享散文,這次來分享小說。
這篇小說是我大一時寫的。
在大家開始閱讀之前,先跟各位提醒一下,這一篇小說的寫法帶了點超寫實、後現代主義的風格,
所以很多時候是很跳躍的。
剛開始讀前幾段時,有些人可能會有點暈頭轉向。
不過跳躍歸跳躍,裡面還是有一條主線的。
希望大家會喜歡這篇小說囉。若要說這篇小說的主旨是什麼的話,大概就是社會批評與嘲諷吧~(笑)

============小說開始===============


正午,一名女子穿越馬路,緩步踏入一家播放著輕音樂的小咖啡館。

她身穿樣式簡單的套裝,肩背香奈兒皮包,不知是仿冒還是真品。從她的衣著打扮看來,似乎是個二三十歲的上班族。

啊呀,好久不見!妳也來用餐的嗎?對呀,妳也是?好巧呢!最近過的如何呀?工作?哎,還不就是那副死樣子。

勉勉強強……啦………她呆視著窗外熙熙攘攘的路人,與往往來來的交通,咕噥了幾聲,不知是講給自己聽的,還是朋友。

嘩嘩嘩——幾個國小生正經過咖啡廳門口,肆無忌憚的喧鬧談話短暫侵略,打斷了咖啡廳原有的安靜。

「唉,小學生真好,都沒有升學壓力,多輕鬆呀。」

「就是呀,哪像我們讀高中的,每天都被書本跟參考書壓得死死的。」

「就為了那麼薄薄一張的文憑,有時候想起來,還真覺得諷刺。」

「啊,宇絃,我記得妳有個念國中的妹妹對吧?」

「是呀,她國三了,要考高中囉!」

「真可憐,即將邁入地獄的小女孩。」

想當年考高中時,大家都被老師們騙了,以為上了高中就可以輕鬆,沒有人會管閒事,愛做什麼就做什麼。還有多得令你目不暇給的社團,五花八門的活動。而且如果考上了好學校,穿著那身制服在街上走,可要多繞個幾圈再回家,給左鄰右舍『關照』一番。哎唷,明星學校喔?金厲害哦!那裡那裡,謝謝阿姨的關心。

當初就是這麼被騙著進入高中,現在想想,那時的自己,還真是既愚蠢又膚淺呀。不過說實在話,老師也不見得有說什麼謊,高中生涯確實多采多姿,成績也不再像國中盯的那麼緊,可若不懂得自己督促自己,若不懂得玩樂是要適度的話,等著你的,可是一張「準補考生」的成績單呀。

同學們,老師現在要發第二次期中考的成績單唷,考差的同學要加油呀!馬上就要期末考了,好好用功啊。喂,阿豪,用功是什麼意思?唉,不就是狗屁嗎?狗屁?對呀,唸這些東西要幹嘛?能拿來當飯吃嗎?這些東西根本都沒啥米用處啦,所以——狗屁!懂嗎?

「喔,宇絃也這麼覺得呀?嗯,我也有同感啊,我們唸的都是一些狗屁嘛!」

「本來就是呀,但老師又一天到晚說,現在不好好用功,將來就找不到好工作…」

他騙人!——身後傳來嚴厲的抗議,宇絃往發出聲音的方向看過去,是一個小男孩,他似乎正指著7-11架上陳列的某個商品。角度不太對,看不見他指的東西究竟是什麼。

馬麻,他騙人啦!這個根本就沒有用,上次阿劍就買過了!怎麼會呢?這很有效的喔!吃了這個就可以讓你頭好壯壯,健健康康喔!那你怎麼不買給爺爺吃,爺爺就會健健康康啦!

婦女表情有些尷尬,兩束眉毛困窘的向鼻子凹下。不知是不是小弟弟犀利的童言童語難倒了她,害得她因為努力思索如何接話,額頭上多了三道皺紋。

馬麻,妳說對不對嘛!他們都亂騙人,好壞唷!

她注意到結帳的店員臉上一陣青一陣白。

噓!小聲一點,等一下被警察抓去打屁屁唷。一邊恐嚇兒子,希望他暫時別再開口惹得店員不開心,一邊對店員尷尬的笑著賠不是。

對不起啊,小孩子不懂事。來,找您十元。喔,不會不會,沒關係。先生,發票還沒拿呢!真不好意思唷,都怪我沒教好,出來丟人現眼。唉,人已經走掉啦。啊,沒關係的,還小嘛!唔,現在人總是匆匆忙忙的,老是忘了拿發票,但倒是不會忘記要找零。只好丟進愛心發票勸募箱啦。

店員熟練的把發票丟進箱子裡。

謝謝光臨!

背著香奈兒包包的上班女郎付了帳後,與朋友相偕步出咖啡廳。

外面風好像滿大的哦?都會區都是這樣的,大樓底下常會吹大風。外套還是穿著比較好囉。

呀——說著說著,她們就聽見了一名小女孩花容失色的尖叫聲。好像是裙子被風給掀起來了。後面跟著幾個調皮的小男孩,小女孩臉漲得好紅好紅,大概是小褲褲被看到了。

「幼稚的小男生!」

「嗯,是呀。」但我們,不也曾經幼稚過嗎?她笑著想。

唉呀,回家啦,在這邊丟人現眼給人家笑。一位歐巴桑厲聲說道,一邊魯莽的抓起小女孩的手,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把她帶回家。小女孩滿臉委屈。

「真可憐,也不是她的錯啊!」宇絃望著小女孩漸漸模糊的身影對朋友這麼說。

宇絃啊,放學啦?嘿呀。讀高中很辛苦哦?看妳瘦成這樣。嘿嘿,還好啦。

哎唷,妳查某仔喔?北一女喔,架厲害!嘸啦,嘿係蕭太太ㄟ大女兒啦!阿ㄋㄟ唷!啊蕭太太不是還有一個女兒?讀哪裡?哦,她唸國中啦,今年國三,也要考高中了。那不就跟阮兒子同款。唉,現在小孩很可憐,教改搞來搞去,也不知道改到哪裡去了。還好阮ㄟ囝仔攏大漢,要不然啊,以後長大喔,架口憐哪!嘿咩,現在ㄟ囝仔攏讀一些很簡單ㄝ東西,將來大漢喔,沒出息啦!蝦米攏不會啦。唉,像宇絃她小妹,國三了啦,什麼「多元入學」,哎唷,夭壽喔!都沒時間讀書了,哪有時間「多元」啦?嘿呀,多『元』還差不多。考一個試而已,也要幾千塊,土匪喔!現在的學生喔,可憐啊……


——小船是寂寞的。除了風的陪伴以外,小船形單影隻、孤零零的擱淺在海岸邊。
 

唉,原來,對於教育體制無奈的,不只我們學生,父母們也都看不下去啦。

可是想她當初剛上國中,年紀還小,並不懂事,所以對於什麼教育改革也沒太大感想。反正,唸書還不就是那回事,課本翻開,上面寫啥就背啥,想那麼多幹什麼?

宇絃已經轉入小巷子,離那群三姑六婆的阿姨有些兒遠,不過她還是隱隱約約聽見了阿姨們的高談闊論。是她耳朵聽力好呢,還是阿姨們嗓門大?

她還聽到了附近商家播放著的廣播,主持人正講著一個小故事。以前似乎聽過

——可是小船對唯一陪伴著它的風,並不感到高興。它不喜歡風。風老是呼呼吹在它的身上,吹呀吹的,彷彿是想要催促它離開港灣,航向大海。可它不想,它喜歡平靜的港灣,在這裡什麼都不用煩心,無憂無慮。大海外面的世界太大了,大得讓小船不敢去挑戰。但每一天,風就這樣一直吹一直吹,有一天,小船終於被說動了。它乘著風,航向大海。當然,它是有那麼一丁點的不願意。不過,當小船航行在大海中,它終於見識了世界的廣大。還好有風帶領它看看這個世界,否則,它不也成了莊子寓言裡的埳井之蛙?然而,風究竟會把它吹向哪裡,下一刻它會漂流到茫茫大海中的哪一個座標點上?它會在哪一個港口靠岸?或者,它能不能順利找到一個港口,安穩的靠岸?答案,像大海一般,茫然無際。
颯——

又是一陣風,好強的風。宇絃沒有站穩,差一點兒就要被吹走了。

我還不算輕呢,要是換做電視上那些偶像明星,只有三四十多公斤,豈不真的像張紙一般被風給輕輕吹走?

啊,被吹走了!叫妳把帽子戴好,妳就不聽,妳看吧,被風給吹走了。

宇絃停下腳步,發現腳邊躺著一頂緞質的粉紅小帽,是那位女孩的吧。

喏,是妳的帽子嗎?好在人家幫妳撿到了,還不快跟人家道謝。啊,謝謝妳,阿姨。阿姨?我有那麼老嗎,我只是個高中生耶。哦,不謝不謝。

喔?那麼有禮貌喔,還會跟人家說謝謝喔?阿德,你這話聽起來很諷刺唷!在公車上禮讓老奶奶是應該的好不好?是是是,大道德家!喂,你不要再糗我了啦!穿著卡其色制服,不讓座的話,可是會被白眼的。

道德啊?這就是所謂社會大眾的眼光,施加在明星高中學生身上的道德重擔吧。記得上次搭公車好像有個女孩身邊站著一位中年婦人,然後那個婦人好像很不講理的要那個女孩讓位。不過那個女孩也不對,居然說什麼也不讓。誰知道當她起身要下車時,把大家都嚇呆了——她的左腳打著石膏,走起路來一跛一跛的。那個婦人好像滿尷尬的吧,唉,有點忘記了。

有些時候,還真不曉得究竟是誰該讓誰位呢!

公車站旁這家冰店是非常有名的,一年四季都生意興隆。尤其現在是夏天,店外排隊等著吃冰的隊伍像條蟒蛇,很長。偶爾有人按耐不住暑氣,焦躁的動來動去,便成了條不安分的蟒蛇,以一種極怪異的姿態蠕動。幾個高中生從冰店中走出來,於是店外排著的隊伍縮短了一些,但隨後又有人加入隊伍,仍舊是一條長長的大蟒蛇。

哇,這家冰淇淋超好吃的說!對吧,粉不錯吧!嗯,超讚的!嘿嘿,下次再帶你們去另一家,那家店的冰更正點!

喂喂,妳看完哈利波特第五集了嗎?什麼?還沒?不會吧,超遜的!

我跟你說唷,我今天跟小玲去看電影了,粉棒呢!

姊,妳昨天有看完結篇嗎?粉感人對不對?嘿呀,我都快把眼睛哭乾了。

我上次跟阿智逛西門町也是吃這家的麵線喔!超好吃的,相信我!

妳買這本雜誌了嗎?他的照片都拍得超帥的呢!

嘰哩呱啦嘰哩呱啦呱呱呱呱呱——

「為什麼講話一定要加個『粉』字或是『超』呢?不覺得粉沒意義嗎?」

「就是說嘛!超無聊的。」

好吵的世界!關掉——!

啪滋——

「姊,妳怎麼把電視關掉了啦?人家不是跟妳說了,我要看電視啊!」

宇絃不理會妹妹的抱怨,把遙控器放回桌子上,從沙發中爬了出來。

「姊!妳有沒有在聽我說話?我說我要看……」

「妳到底是不是國三生啊?明天不用考試嗎?妳哪來的時間看電視啊?」宇絃以姊姊的權威口吻,略微嚴厲的訓斥道。

「哼,高中生有什麼了不起,我最討厭姊姊了!」

你任性個什麼勁啊?啪——響亮的耳光。

阿豪,你又在看無聊的白爛連續劇了!唉唷,沒事做嘛!可是,喂,你難道不覺得劇情很白爛嗎?唉,現在的電視節目都差不多啦。

對對對,就像數學公式一樣,套一套就有了,答案對了可是也不知道自己在算什麼。女主角總是愛得那麼苦,總是會有人被打耳光,總是…總是如此總是。

劇情推演都是一樣的模式,說不定演員自己演完了,也不曉得剛剛究竟在演些什麼,重點在哪?

嗯,這些東西都是多餘的,沒有用,刪除!

——資源回收筒目前有0個項目。

「哈,這樣清一清磁碟又有空間抓新的音樂了。啊,連上了!阿智真厲害,居然知道這麼棒的網站,什麼音樂都有,從今以後就不用擔心荷包因為買CD而縮水囉!」

貪婪的人類為了滿足自己的生活慾望,不斷地向大自然索取資源,不斷地跟大自然開「空頭支票」——這是一場有借沒有還的不公平交易。於是,生態失衡,大自然開始反撲。那網路呢?資訊爆炸時代,網際網路發達,人們大量利用網路,用它來進行非法勾當,用它來犯罪,會不會有一天,網路也來個反撲?

「你想太多了,妹妹!」

「………」沒有回答,只有斷斷續續的抽噎聲。

「姊姊也是為妳好呀!想想看,妳現在辛苦一些,過幾個月,妳可以就跟姊姊一樣自由自在的了。高中生活多快樂啊!」

快樂?高中生活很快樂?

進自己房間唸書前,宇絃不經意聽到媽媽跟妹妹的談話。她的嘴角揚起一抹冷冷的訕笑。

快樂?上了高中就可以自由了?對,她當初就是這樣被騙進高中的。大人們有些時候會自以為是,覺得高中生是很快樂的,以為他們是自主學習,無拘無束。

「而且妳不是很羨慕姊姊常跟社團同學辦活動嗎?等妳上高中之後,妳也可以參加妳最喜歡的點心社,跟朋友一起做點心呀!」

社團,又是另一個騙局。加入社團固然留下了多采多姿的回憶,固然讓宇絃覺得,高中生活沒有白白虛度,但它也留下了好多空洞。

砂粒、貝殼、魚兒跟著海浪旅行,隨著波浪一次又一次打在海灘上,它們經歷一趟又一趟的旅行。一開始覺得很新鮮,很有趣;可總有一天,海浪不再帶它們旅行,獨留它們在沙灘上,孤零零的。然後,它們會驚訝的發現,遊玩的過程中,海浪毫不留情的在它們身上,鑿下了一個又一個的洞。

空洞。

而眼淚呢?總是從空洞中流洩出來。


——小船並不是甘願離開港灣的,是風的慫恿,促使它航向廣大無垠的世界。揚帆在茫茫大海中,小船對充滿未知數的未來感到畏懼,也有些後悔當初聽信了風的話。若不是風,它今天也不會漂泊在大海上,一面擔憂著明天會飄向何方。若不是風,它也不用面對大海無止境的挑戰。
可若不是這些挑戰,她的人生還剩下什麼?她曾經期待過的。可是,佇立在沒有邊際的大海,只怕,是很難找得到答案。

她進了房間,按開了電腦的電源。待機畫面是黑色的,她在螢幕上看見自己被反映出的影像。怎麼,有點不像我?這真的是我嗎?

疑惑。

她發現螢幕裡的女孩臉上有一道淚痕。

不,我一定搞錯了,我根本不記得我自己流過淚。對吧?

但那個女孩卻質疑了。真的嗎?妳確定,妳沒有流淚?

電腦已經登入windows模式,那個女孩於焉消失。

她連上了網路。這個人稱「虛擬世界」的網路。

諷刺的是,說它虛擬,我倒覺得它比什麼都還要真實。因為在網路上,你看不到我,我看不到你,很多人因此毫無顧忌的把自己最真的一面赤裸裸呈現在別人面前。反正他不認識真實的我。

就像現在,她正敲著鍵盤,把她剛剛驀然發現自己流過淚,既是質疑又不確定的矛盾,不加偽飾,極為露骨的打了出來。這種事,她是不可能告訴別人的,就連最親密的朋友,也不會說的。但她卻可以毫無心防的打在網路上,任憑網路上來來往往的過客瀏覽。

儘管你有多麼不願意承認,事實就是事實,你無力逃避,只能接受。或許你有千百個不甘願,但你必須承認,因為這個世界,本就如此。

馬上就有路人甲回了她幾句話。迅速。網路就是這麼驚人。

她瞪著那幾個字句瞧,不發一語。不是呆楞,也不是震懾。


她明白,船隻已然消失在百慕達三角洲。  
  
= = =完= = =
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OMOKO 的頭像
TOMOKO

自然ガールTOMOKO的旅遊見聞誌

TOMOK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如
  • 我是頭推嗎!我喜歡這篇
  • 是啊你是頭推~
    你喜歡嗎~好開心>////<

    TOMOKO 於 2011/12/08 20:52 回覆

  • chensunny311
  • tomoko大一就會寫如此長篇小說喔
    ~~果真是文筆佳的美少女拉~~
    想到我連作文都要苦思許久就很汗
    顏阿~~
  • 沒有啦
    因為這是我的興趣囉~~~
    每個人的興趣不同嘛!:D

    TOMOKO 於 2011/12/08 20:52 回覆

  • amy
  • 人生本是戲...生活的跳躍...常常
    無預警的發生...
  • bufuvowesvln
  • 看你的部落格很開心~也祝你人氣旺
    旺旺~~
  • 謝謝你唷:)

    TOMOKO 於 2011/12/20 21:44 回覆